6

智性写作的成功实验 □张永禄 2022年06月27日 来源:文艺报

智性写作是作家在创作中机智调用历史文化与文学等资源,合理利用艺术手法来塑造人物、编制故事、生发对生活与人生新表达和新思考的书写,并引发读者阅读中益智和审美双重趣味的写作模态。从创意写作角度看,《雪中悍刀行》(以下简称《雪中》)是智性写作难得的佳构和成功范例。通过十年的传播阅读史,我们明显感到作家烽火戏诸侯以一己之力的智性写作实验,丰富了武侠小说的艺术表现手法,扩大了武侠小说的内容容量,发展了武侠小说的类型形态,因而让武侠小说在网络文学时代具有了新的气象,在玄武合流的大潮中确立了网络武侠应有的地位和尊严。

一、丰富了武侠小说的表现手法。这种艺术手法的丰富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继承新武侠在诸如武术和场景描述中的文化化和场景化的同时,增加了奇观化与视觉性,使得小说符合影视和动漫等方面的IP产业化改编的便利性。二是作为网络小说,它因时顺势吸收了网络小说常见的金手指、码人法和升级叙事等新的网络艺术手法,促进了武侠说法创造的与时俱进,让传统武侠艺术融合新机。三是人物形象塑造的综合创新。无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以鲜明的个性,独特的行为方式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雪中》的这些人物大抵在中国文学和历史人物画廊中找到影子。比如主角徐凤年的身上,既有混迹胭脂堆而流氓气十足的韦小宝身影,也有对美人女人都用情很深、被动走上功名之途的张无忌影子,也有思维缜密、运筹帷幄的乔峰的英雄气概,还有世子之身、逍遥四方的段誉情状,也不乏令狐冲的至情至性,与洒脱自然,当然其作为真武大帝的转世说,更是为人物形象平添了几分神秘性。再比如李淳罡身上有无洪七公的影子?而姜泥身上我们是否看得了小昭的微笑呢?但整体上,有原型的影子,增加了读者的熟悉感和亲近感,但这些鲜明的艺术形象又不属于历史上任何已有艺术形象,而是个性鲜明的艺术新创造。

二、扩大了武侠小说的世界容量。武侠小说有固定的时空套路,一般写江湖世界的快意恩仇,写人性的贪嗔痴,写民间的正义和人间情怀。但《雪中》用皇皇460万字的篇幅营造了一个宏大的架空世界,用“以虚写实”(网络武侠普遍的模式是“以实写虚”)手法,百科全书式地呈现中国社会景观,这个社会没有具体朝代,但你似乎感觉它分明存在于历朝历代。这个架空世界通过徐凤年的两次出游和几场大决战,打通庙堂与江湖,联结上帝王将相、世人门客、江湖门派、家庭内帏,底层流氓等,空间地图上遍布东辽、北莽、西蜀,北凉州,中原帝都,江南世族等。它在宏观上明线是围绕权力之争,写朝廷和藩侯的明争暗斗,国族之间相互觊觎,诸侯间相互窥视,但暗线则沉入日常生活中,以参差的对照方式呈现中国人的人性生态与世情组成中情感结构,比如君臣、同僚、父子、兄弟、姐妹、主仆、夫妻、朋友,官兵、将士等人间百态,它试图通过大容量高密度的信息来预示现代人的自我选择之路。这一宏伟的世界构造是以往武侠小说所不及的,其纷繁复杂的人际关系呈现是通俗小说中罕见的,众多个性鲜明的配角的生命多姿多彩的演绎更是很多网络小说所不曾具备的繁复。

三、发展了武侠小说的类型形态。《雪中》是玄幻小说?是武侠小说?还是成长小说?抑或历史演义小说呢?从叙事语法来看,我觉得它是一部以武侠小说为基底的兼类小说。虽在复杂的朝纲权力斗争的大视野展开系列故事,但故事发生的绝大部分空间是江湖世界,快意恩仇是基本主题(家仇国恨具有同一性),仗剑行侠是行为方式,浪迹天涯构成了主要的叙事结构。460多万字的容量让它又溢出了单纯的武侠小说语法范畴。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主角徐凤年的个人成长史,讲述锦衣玉食的纨绔子弟经过几番游学,练得绝世武功后磨砺意志和健全心智人格走向成熟,终成为一代枭雄;它可以是架空历史小说,展示了群雄争霸中此消彼长的政治权力斗争,演绎中国政治的王道与人道;同时,它还可以是一部家族小说,以徐凤年为中心呈现了家庭伦理中的父子、母子、兄弟、姐妹、主仆、夫妻之间至纯至性的美好情感;当然,它被网站平台作为玄幻小说来看,也不无道理。因小说中徐凤年转世的神仙身份,玄幻小说的叙述风格以及场景和故事奇异的展开方式,江湖绝顶高手们修道成仙的人生理想等不无充满玄幻色彩。因此,有了武侠小说的叙事骨架,在叙事事纲上不断融合奇幻、成长、历史演义、世情小说的类型元素和叙事肌质,让《雪中》的世界变得华丽多姿,意味众声喧哗,而成为小说类型的复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