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一部非遗传承“小甜文”的诞生史 □虞 婧 2022年06月27日 来源:文艺报

“小甜文”是一种故事基调甜蜜、内容温馨、结局完美的网络文学体裁。通常看法中,这类网文的主题负荷不重,如何在轻巧里去触达某种深刻?海南网络文学作家梨花颜创作的非遗传承题材恋爱小说《恋恋匠心》,在“小甜文、大题材”方面做出了有益尝试。

9年前,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梨花颜在电视台一档时政栏目当编导兼记者。在此之前,从小就喜欢看书、有一个作家梦的梨花颜已开始尝试写一些短篇。受大学读历史学专业的影响,她最初写的是古代架空言情题材。她的写作风格轻松幽默,讲述商贾之家爱情故事的《发妻不好惹》得到了不少读者的喜爱,即时得到读者反馈的创作模式让她觉得很开心,热爱就此慢慢变成了挚爱。

危房里的非遗传承人

当记者时,梨花颜采访过一位黎锦非遗传承人。当时对方刚刚从国外交流回来,住在很偏僻的乡镇。到她家的时候,梨花颜看见这位70多岁的老人居住的屋子还是石头砌起来的瓦房,只有10平方米。“从那时起,我就想着要写一部能反映非遗传承人困境的书。看看能否利用网络文学的传播力唤起更多人的关注。”

2017年,梨花颜开始作品的构思。“画虎画皮难画骨”,行外人写行内事,想要作品内容呈现出足够的专业度,写作者必须下很大的功夫。“文学创作是做不了假的,我们在内容上花了多少心思,最终都会呈现在卷面上。”写作前期,梨花颜搜索阅读了上百篇论文,也用上了当记者时候的专业素养,通过各种途径采访了许多不同领域的非遗传承人。

翔实、丰厚的材料让她逐渐有了写作这本书的底气。2018年底,梨花颜开始动笔。在漫长的积累中她选定了矿物颜料、香云纱、黎锦、錾刻、篾编、宣纸六类非遗手艺,确定了6位主要人物,分别代表老中青三代,讲述一个关于非遗传承的热血又浪漫的故事。这本《恋恋匠心》后来入选了2019年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特别正,特别甜”

梨花颜擅长写“甜文”,《恋恋匠心》也不例外。男女主人公被设定为矿物颜料传承人、“傲娇摩羯女”苏靛蓝,香云纱技艺传承人、“高冷天蝎男”陆非寻。技能满满的非遗传承人面对重重困难如何相爱?故事中,苏靛蓝的父亲在一次私展中意外损坏了古画《东江丘壑图》,苏靛蓝救父心切,一口应下修复任务。修复被损毁的画卷是技术难点,于是她向以香云纱闻名海内的百年顺德堂少爷陆非寻求助。苏靛蓝以其专业和对非遗文化的执着打动了陆非寻,二人携手攻克技术难关成功将古画修复。苏靛蓝的可爱也在悄悄击中陆非寻的心扉。

如果仅止于此,那么小说可能就是换个职业谈恋爱而已。梨花颜没有忘记她的初衷,在故事内核的挖掘上也有着更大的野心。《恋恋匠心》对苏靛蓝和陆非寻初见、误会、修复画作的铺垫、展开,总共写了8个章节,张弛有度,内容自然地过渡到《留住手艺》这档综艺节目。这是整个小说的高潮部分。“上节目”的内容从集中到慢慢延伸大概铺展8到10个章节,加进来的其他传承人人物形象生动,戏剧张力很足。三代非遗传承人面对的困境与期望、执着与守望、承旧与创新,通过故事中的节目录制和挑战活动生动地展现出来。

在写作前期的采访中,有一位非遗传承人曾对梨花颜说过:“现在传承最难的是没有原料和传承人,年轻人不愿意学。”她也曾在香云纱的发源地广东顺德做调查采访,列了“你们愿不愿意让孩子学做香云纱”“香云纱工人一个月能拿多少钱”等问题,听见了诸多当地人的心声。她把这些问题和可能的解决方案做了梳理和创设,都融入到了情节里。而男女主的感情线穿插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他们并肩作战,感情的升华也就比较自然。主人公不是恋爱脑,故事也没有为了甜而甜的无聊设定,更多的是两个人的互相欣赏。他们的爱情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特别正、特别甜,是我的个人风格。”写了16年甜文的梨花颜在对待爱情的认识上有着不可撼动的坚持。“我觉得灵魂上的契合比一切都重要,因为人生真的太长了,要一起过日子一起变老,所以对方能和你有灵魂上的契合、互补、包容更重要。”

“匠心”磨“匠艺”

“非遗技艺传承最大的问题也在于自身无法坚守传承。”梨花颜几乎是在故事开篇就提出了这一点。在她看来,只有坚守一份“匠心”,才能传承一份手艺。整个故事呈现了不同领域非遗传承人各自的坚守,一起构成了中国非遗传承人的“匠心”群像。从个人角度是对自己匠心的坚持,从“家”的角度是对家族非遗技艺的血脉传承,从“国”的角度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坚守和弘扬。

花3年时间书写这样一个故事,梨花颜也实践了她自己对写作的“匠心”坚持。

第一本书出版的时候她还不到20岁。这些年的创作之路梨花颜走得很辛苦,网络文学迅猛发展,长时间的输出很容易走入同质化、结构松散、可读性变弱的困局。她不想重复自己,更希望通过换题材、换类型、换写法、升华内核的方式来打磨自己,为此她还学习了编剧创作,也常和作者朋友讨论“怎样把矛盾做得高级”“怎样让事件本身的冲突归于人性本身”等创作方面的问题。“这本书对我最大的意义是,它承载了我这些年对文学创作的一些新的理解和尝试,是向读者交递的一份答卷。”

“好大一束南瓜花”

全书最后几个章节是梨花颜最喜欢的部分。包括陆非寻处理假商标事件、黑作坊事件,将一批残疾人招入企业等,都很有情节强度,但纵观总体就显得密度太大。在前半部分的书写中,梨花颜还能保持一个较好的节奏,但是在写完《东江丘壑图》的修复之后,她的家人出了严重的车祸,她不得不放下了写作,奔跑在医院和执法部门之间,花了大量时间精力在维权上,一定程度上打乱了写作节奏。“我辛酸地知道它是一本不完美的书,正因为这样的遗憾和不完美,令我更郑重对待下本书,希望可以做得更好。”

面对他人的质疑或批评时,梨花颜认真又坦诚,女主身上那种温和又坚定的劲儿也在她身上丝丝儿地冒出来。生活中的她看到好吃的一秒“眼里有光”,听到好玩的“咯咯咯”笑个不停,穿着睡衣带宝宝去菜市场,干起活来却不掉链子,在生活的内部里活出了生活的本质,让人很羡慕。尽管现在已经是全职写作,那段当记者的时光她依然难忘。“现在让我去当记者,我还是会去的,特别喜欢。有一次我去田里采访一个种南瓜的农户,采访结束后他送了我一束南瓜花,体积有99朵玫瑰花那么大。回家我就让我妈炒了一盘菜……”

“可以说女主本身就是我很羡慕崇拜的一种人,她即使家贫,也不忘内心坚守,能够在大浪潮中坚持自己内心的理想,其实网络文学创作也是这样的,我们也知道什么题材能够收获市场,吸引更多读者,但还是愿意去做一些看起来不那么讨喜的事情。”梨花颜坦言,现实题材作品在网文市场收益虽然不那么快,但几年磨砺下来,她亦深刻感触到了精品写作给予个人的满足感更强烈,这大概也是许多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家开始转型从身边写起,写更多反映国家改革开放、弘扬传统文化的正能量故事的原因。